网易卖卖卖

8月21日,网上有传闻称阿里巴巴将收购网易云音乐(www.cuof.cn)。但目前这个消息并无后续,网易云公关总监陈洛安则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辟了谣。

不过,比事情本身更有意思的是这则传闻下的反应。“上次淘宝88会员就觉得有点苗头”,“可能网易准备淡出了吧”等,这些留言都在暗示着:尽管网易云音乐在用户里口碑不错,但他们对网易云音乐可能被收购并不惊讶。

这背后是一个明显的业界“共识”:“网易这家公司现在除了游戏,没有业务是不能卖的”。这就是现在网易给人的印象。其背后是网易近年来一系列意在“减负”的资本动作。

卖卖卖

2019年9月6日,网易与阿里巴巴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金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网易考拉。这个原本寄托着丁磊“再造网易”企图的核心产品,最后还是没能带起网易核心业务从游戏向电商的转变而草草收场。

据第一财经援引消息人士称,被收购前网易考拉一年亏损达20亿。而在网易向电商业务持续投入大量成本后,营收增速却连续6个季度下滑。在平衡收入结构方面,网易的电商业务收入比重从2018年开始只有一个季度超过30%(2018 Q4),而那也是游戏业务收入比重唯一一次低于60%。

花了那么多钱,网易自身的业务结构并没有颠覆。反而因为资金在电商业务的分流,导致网易在游戏业务上的营收增速也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放缓。网易出售电商业务意在重新腾出手来照顾游戏业务,也宣告“电商网易”这条路没有走通。

仅两月之后,A股上市公司平治信息即发布公告拟收购网易云阅读业务全部核心资产,以及NetEase Digital所持有的网易文漫100%股权。继电商后,文漫业务是网易又一次引人注目的业务剥离。而网易在2017年末就已经想甩掉这块业务。2017年末网易曾计划将文漫事业部中处于亏损状态的的网易漫画、网易文学、网易蜗牛阅读与LOFTER打包进行独立融资,但最终未能成行。

其中网易漫画在2018年单独被B站收购。对于网易来说,漫画业务烧钱但收益不大。其主要原因是网易游戏与文学、动漫等业务间较为割裂,相互的联动不多。后两者如果不转化成游戏或影视IP,就只能守着象牙塔成为负担。

不得不“佛”

网易2020年Q1财报显示,其游戏收入目前已经占到总收入的80%,在几年重立“人设”未果后,网易决定还是紧着摇钱树,回到安全区。

电商领域网易原本就夹在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版图之间。网易考拉选择的是类似京东的自营模式,其占用资金高,利润率低,仓储压力和现金流压力很大。而在2018年后电商普遍遭遇瓶颈,拼多多这时又以社交配合下沉市场的打法杀出,如今甚至有领先阿里巴巴和京东之势。网易电商在三者的夹缝中胜算全无。

文漫市场的主导者则是腾讯。作为IP生产的上游,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今年四月被腾讯接管,未来将于腾讯影视及游戏方面有更紧密的合作。而阿里巴巴入局稍晚,但目前也拥有拥有书旗小说、淘宝阅读等资源。就连接手网易漫画业务的B站也已陆续收到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投资,在资金和业务联动上处于劣势的网易也已经挤不进文漫的主流市场。

而从最近的数据来看,安全区也未必安全。

2020Q1财报中显示,虽然网易游戏业务的收入创下历史新高的135.2亿元,但增速为14%,低于公司整体收入增速的18%。而游戏行业的直接竞争对手腾讯则在同期拿到了372.98亿元的游戏收入和31%的增速。

目前网易游戏前二的地位依然稳固,但身后不是没有压力。字节跳动今年开始布局重度游戏,阿里游戏业务持续投入。前者有着巨大的流量池,后者则背靠阿里大文娱的资源优势。网易未来需要在游戏业务上投入更多,以守住自己在游戏行业的头部地位。这可能也是网易未来有可能完全出售网易云音乐的原因之一,毕竟在线音乐就是关于版权的战争——又一个烧钱地。

从考拉到网易云音乐,包括轻博客LOFTER,网易有很多质感独特的产品。但在实打实的经营压力面前,一些梦想只能被舍弃。在某种角度上讲,当下网易的状态与最近被调侃的“网抑云”有几分相像:过的不一定很差,但一定有很多苦闷,在午夜依然有着文艺的梦,但一早起来还是要“搬现实的砖”。

网易云音乐的未来会不会在网易,网易的未来又在哪里,很多悬念还未解开。

主营产品:双臂焊烟净化器,单臂焊烟净化器,大单臂焊烟净化器,打磨除尘器,油烟净化器,滤筒除尘器,旋风除尘器,布袋除尘器